当前位置:看语录 > 亚博体育苹果app官方 >

浪漫炊烟梦

2019-09-08

炊烟,是文人爱写的题材之一。正如作家、诗人笔下的绿海、明月、阳春、白雪一样,炊烟也是一种迷人的风景,一首意蕴丰富的诗歌,甚至是一部人类历史的协奏曲。当你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在无边无垠的草原上,当你踏着倦怠的步伐跋涉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上,当你揉着惺忪的双眸漂浮在暮色笼罩的大海上……这时,倘若在不远的前方袅袅升起一缕或几炷炊烟,你定会像久渴逢甘泉般地欣喜、兴奋,因为,你看到了炊烟,也就看到了人家,看到了生气,看到了希望和信仰。

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。”这是诗人笔下的意境,其实也是一幅迷人的风景画,如果摄影师能捕捉到这样意蕴幽深的镜头,那定会成为受人青睐、耐人寻味的艺术作品。

想起炊烟,我又不由得回想到了童年。

记得那时乡下各家各户用的都是土灶——那种烧柴冒烟的土灶。一早一晚,我们常去山上打柴,或去田野放牛。那时没钱买手表,而炊烟倒成了我们的“作息钟”,告诉我们大致该回家的时间。当我们远远地看到村庄上空一炷一炷、一缕一缕地冒出乳白色或淡青色的炊烟时,我们就知道阿妈、阿婆、阿婶们开始煮饭做菜了。直到炊烟聚拢成一层、一堆,由淡变浓,又由浓变淡,直到逐渐飘散消失,这时,我们估计各家各户的饭菜都差不多做好了。于是,条件反射似的,背着柴或骑着牛,一路唱着悠扬清脆的童谣,回家去安慰辘辘饥肠了。

纵观历史长河,回顾人类社会发展史,可以说,炊烟始终贯穿于其中。二三百万年前,自从告别那种茹毛饮血的动物式生活,人类便与炊烟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在这极其漫长的岁月中,炊烟完成了它自身的历史长卷,从野外篝火到温室灶堂,从乡间农村到城镇都市,从烽火连绵到国泰民安……炊烟,围绕人类社会不断向前发展的主旋律,它自己甘愿陪衬为一首永恒的协奏曲,一支集人类与自然于一体的生活赞歌。

如今,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以及电、煤、石油气、天然气等能源的逐渐推广普及,炊烟的身影已越来越少见了。这使得许多原在乡下生活的人转到城市生活后感到烦闷、忧郁,觉得离自然越来越远了;同时,也使不少自幼生长在城里的城市人暗生对炊烟的希冀和遐想,因而,他们常常找机会离开繁华而烦闷的城市,到野外、乡间去野炊、烧烤,去享受那种回归自然、返朴归真的惬意与乐趣。啊!这不正是炊烟有形而又无形的魅力吗?

诚然,从“无炊烟”到“有炊烟”,这是人类历史的进步,而从“多炊烟”到“少炊烟”,这同样标志着社会在向前发展。

希望炊烟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伴作永恒的协奏曲。